李路加 牧師
證道日期:2013-11-17
經文:撒母耳記上十三章8-14節

禱告非常重要。我們幾乎天天禱告,因為它是神使我們得以親近祂的一個重要管道。神不但樂意傾聽,更樂意回應。上帝對於我們禱告的回答通常有四種,其中前兩種分別是:一、神說「好」,我就以「感謝」和「行動」來領受;二、神說「不」,我就以「悔改」和「順服」來領受。
第三種回應──三、神說「等」:
沒有人喜歡「等」這個字,它令人不知所措。我們寧可神說「好」,甚至直接說「不」,至少清清楚楚;但如今祂說的卻是「等」,讓人不曉得接下來該怎麼做,不曉得祂的心意究竟如何?
之前我們談到,當神說「好」的時候,我要說「謝謝」;當神說「不」的時候,我要說「好」。現在神說「等」,我要做的是「安靜」。《詩篇》卅九篇9節:「因我所遭遇的是出於你,我就默然不語。」然而許多時候我們發現自己沒法安靜,特別當神叫我們「等」,心中實在按捺不下。為什麼要等?為何不現在給?這一等要等多久?等候時該做些什麼?許多問題一下子冒出頭來,神說一個字,我說那麼多。
神的心意與應許一旦定了就不改變,唯獨對於人的得救,祂一再延長時間。我們處於愈來愈敗壞的世界,按著神對所多瑪、蛾摩拉的標準,審判之刀早應出鞘,但是神不願一人沉淪,乃願萬人得救,因此再三寬限。
守望禱告必定經歷等候的階段。先知哈巴谷是我們學習等候的好對象,他常常站在守望所,一方面從高台上觀看百姓與環境,一方面等候神對他說話。我讀《哈巴谷書》二章1-3節有兩個心得與感動:第一,我高度懷疑iPad的發明靈感源自聖經,特別是這裡的第2節說到:「將這默示明明地寫在版上,使讀的人容易讀。(或譯:隨跑隨讀)」第二,神的定期不會改變,雖然遲延,最後必然臨到。其實等候的不是你,而是神;不是你在等神給你什麼、為你開路,而是神在等你預備好自己,成為合適的器皿。
今天的經文中,我們看到掃羅是「一個在等候上失敗而失敗的人」。這裡提到他至少三方面的失敗:第一,違背神的命令;第二,失去王位;第三,成為一個不合神心意的人。掃羅被揀選的時候,本來個性害羞,神在等候中不斷塑造他,使他成為受膏的王。當神對我們說「等」,我們要以耐心和信心來領受,等候的時間不知多久,但是在這當中神要塑造我們,震動萬事來為我們效力。
等候的過程裡,神對我的塑造包括:
(一)訓練我的耐心信心
第8節說:「掃羅照著撒母耳所定的日期等了七日。撒母耳還沒有來到吉甲,百姓也離開掃羅散去了。」掃羅等得不夠,是因為他的耐心和信心都出了問題,而沒耐心往往又是信心不足的表現。神透過耐心和信心來訓練我們,祂用等候做考驗,以盼望為引導,而在前頭的則是應許。
有的基督徒禱告說:「主啊,求你賜我忍耐,而且現在就給我!」如果想要什麼立刻就給,你還需要忍耐嗎?我們不喜歡神說「等」,因為「等」帶出一個壞消息:「主啊,到底要等多久?我都快五十了!」然而另一方面,「等」也帶出好消息──你不是唯一在等的人,大家都在等。亞伯拉罕得神應許賜他後裔,高興得每天盼望,這一等就是廿五年。摩西領受異象之前,四十年在王宮、四十年在曠野。約瑟在獄中等候超過十年,神終於使他高升。反觀掃羅不過等了七天,耐心與信心就瀕臨崩潰。
(二)除去我的自以為是
神在等候我們預備的過程中,要將祂覺得不好的地方除去。9-12節記錄掃羅獻祭,撒母耳回來看見如此,質問他說:「你做的是什麼事呢?」而掃羅心裡的想法是,既然等了七天你還沒來,而獻祭的流程我也看得熟了,「我就勉強獻上燔祭。」
舊約時代對於獻祭和獻祭者有清楚嚴格的要求,除了祭司沒有別人能做。嚴格要求的目的,無非盼望透過條例與規定,建造起獻祭者應有的生命態度:潔淨、誠實與敬畏。而掃羅「勉強」的作為,顯示出來卻是隨便的獻祭、沒有信心的獻祭,並且將與神的關係建立在宗教儀式上。一方面不相信獻了祭就能得到保護,一方面自以為做到神所要求的事,其實卻違背了神的命令。
如今新約的時代,每一位屬神的兒女都可塑造成為祭司。當然在學習事奉的過程中有許多基本要求,但當神把繁瑣條例拿去,你仍舊可以潔淨、誠實、敬畏,這些生命的態度才是神所要的。
(三)免除我的恐慌懼怕
神叫你等,因為祂看到你的裡面還有害怕、恐慌,必得這些先被挪去,所等候的意義才能成就。十三章5節記錄非利士人的強大陣容,6節中看到以色列百姓在危急窘迫之下四處藏躲。掃羅獻祭的行為恰恰表現出他的內心:大敵當前,祭司還沒回來,爭戰就要開始,我的心裡充滿不安。
溢恩堂的精兵,要爭戰了!藏在山洞;要禱告了!藏在叢林;要服事了!藏在石穴;傳福音了!藏在坑中⋯⋯你們會是如此嗎?神要我們剛強壯膽,而真正的勇氣,是看到風浪湧起、攻擊開始、許多困難紛紛吞噬你的時候,還能安靜等候神。掃羅在等候上失敗了,他的兒子約拿單卻比父親更認識神,《撒母耳記上》十四章6b節中,他說:「因為耶和華使人得勝,不在乎人多人少。」約拿單知道他所倚靠的是誰,知道該在乎的是什麼。
(四)收起我的責怪指頭
神要塑造你成全的生命,等候的時間必須處理重要問題,其中一項就是論斷人。11節中掃羅回答撒母耳的質問說:「因為我見百姓離開我散去,你也不照所定的日期來到,而且非利士人聚集在密抹。」面對撒母耳的責備,掃羅知道自己做錯了,卻還要為錯誤找理由。他將責怪的指頭指向別人:第一,責怪百姓不支持;第二,責怪撒母耳不守約;第三,責怪非利士人聚集威脅。
當神以「等」來回應你的禱告時,先安靜自己,收起責怪別人的指頭。這手指或許可以先指向自己,求聖靈來提醒:為什麼我一聽見就發怒?為什麼沒辦法接納某人?這時才知原來神的工作是我,若非我預備好,把論斷的指頭收回,這等候恐怕將會很久很久。
感謝神讓我們常常禱告,你和神的兩顆心在每個禱告中運行,而等候就是中間的橋樑。因著等候,我們走出自己狹窄的心靈世界,得以進入神豐富的恩典。

楊可玉記錄整理